省发展改革委关于正确看待本轮猪价下跌推进生猪养殖业可持续发展的报告

作者:

来源:

发布时间:2021-07-20

  年初以来,全国生猪和猪肉价格持续走低,猪粮比价一度低于养殖成本线,多数养殖户处于亏损状态。针对猪价持续下行的状况,6月中旬国家发展改革委对外发布生猪价格过度下跌三级预警。7月初国家发展改革委启动2021年第一次中央储备冻猪肉收储工作,用以稳定市场预期。为全面掌握猪价下跌对我省养殖业带来的影响,推进生猪生产持续健康发展,按照省政府“三落实”专项行动要求,我委不断下沉力量,深入基层开展调研,并与大商所等专业机构强化会商分析,现将本轮猪价下跌相关影响及对策建议报告如下:

  一、生猪、猪肉价格市场运行情况

  据省发展改革委价格监测数据显示,2021年春节前夕,我省生猪、猪肉价格达到全年最高点,价格分别为17.89元、26.41元,此后价格持续下跌。6月25日,分别跌至最低价6.62元、10.63元,而后略有反弹。7月8日,全省生猪、猪肉平均价格分别为7.48元、12.11元,较年初最高点分别下跌58%、54%。

  从全国看,猪价持续下跌主要是受大体重生猪集中出栏、进口冻猪肉增加及季节性需求偏弱等因素叠加影响,其中生猪出栏量的大幅攀升是核心因素,主要在于年内生猪产能的快速恢复以及去年同期出栏量偏低。同时,作为生猪调出大省,活猪禁运政策的实施使区域内生猪供应量增加,加剧了我省猪价下跌的风险。

  从期货价格看,大连商品交易所2021年9月、2021年11月、2022年1月、2022年3月、2022年5月等5个生猪期货合约,7月7日收盘价分别为18625元/吨、18060元/吨、18960元/吨、17970元/吨、18240元/吨,未来存在小幅上涨预期。

  从现货价格看,目前鲜猪肉及进口冻肉的供给仍较为充足,且7至8月是猪肉消费的传统淡季,现货市场短期内价格上涨空间有限。

  二、猪价下跌对我省的影响

      我省是畜牧业生产大省,生猪养殖是农户创收的重要途径之一,也是带动农村经济发展,实现乡村振兴的重要支柱产业。由于2020年生猪养殖行情较好,养殖户生产热情高涨,全省生猪存栏量及出栏量均保持在较高水平。其中,一季度末,全省生猪存栏1440余万头,同比增涨30%;出栏650余万头,同比增长24%。当前,我省作为产能大省,区域内供应量持续高于居民消费量,生猪市场呈供大于求的状态,短期内猪价将保持低位运行,不利于生猪养殖业可持续发展。

  (一)养殖户积极性及收益急剧下滑。面对今年以来猪价的持续下跌,部分中小养殖户开始淘汰母猪,缩减养殖规模。7月7日,我省猪粮比价为5.71:1,低于养殖成本线,多数养殖户当前处于亏损状态。据大石桥市规模养殖户反映,近期自繁自养生猪养殖成本约2200元/头,出栏亏损约100元/头。鞍山市台安地区购进仔猪育肥的养殖户亏损更为严重,约亏损1000元/头,不少资金不足的养殖户选择逢高出栏。目前,我省生猪中小规模养殖户仍占据较大比重,此轮猪价下跌不仅会造成家庭养殖亏损,而且由于养殖规模不断缩小、资金规模有限,部分中小养殖户可能无法及时补栏,也将无法享受到未来猪价回升带来的收益。对于多数以养殖为生的农户来说,增加家庭收益难度增大。

  (二)短期内降低居民生活成本。我省既是生猪供应大省,又是猪肉消费大省,生猪价格的大幅波动,对于居民消费支出影响较大。同时,作为重要民生商品的猪肉,其价格波动联带影响鸡蛋、牛羊肉等多种食品价格,进而影响居民家庭支出。此轮由于存栏量得到有效补充带来的猪价下跌,对于提升居民消费水平及居民幸福感起到了一定积极作用。但长期来看,也要警惕由于存栏过快下降造成的猪肉甚至重要民生商品价格上涨,进而增加居民生活成本。

  (三)猪肉降价是挑战也是机遇。从微观上看,“肉贱伤农”,此轮猪肉价格的下跌在短期内可能会影响部分养殖户的收益及养殖规模的拓展;从宏观上看,各地政府如果能够以此为契机指导行业合理调整养殖结构、产业结构,加快淘汰落后产能,推动行业绿色、可持续发展,对于辽宁整体养殖行业规模化发展将起到重要推动作用。

  三、相关建议

  (一)多措并举,构建现代化养殖体系。相对于规模化养殖,生猪散养存在养殖技术水平提升困难、防疫环节薄弱、保险意识差、环保不达标、养殖风险大等弊端。在全省范围内要有计划地推动规模化养殖进程,利用集约效应,从种猪引进、仔猪繁育、饲料生产、污染物处理等多环节实现全流程、闭环式发展,在降低养殖成本的同时,提高成活率以及抗风险能力。例如,鞍山市今年将推进台安牧原百万头生猪养殖体系等大项目建设,对于当地规模化养殖将起到重要推动作用。同时,对于寻求风险规避的散养户来说,“公司+农户”的定向养殖模式,可以有效降低养殖风险,实现共赢,推动整个行业的可持续发展。

  (二)延长产业链,促进一、二、三产业协同发展。出于防范猪瘟疫情的考虑,未来活猪跨区调运限制将会逐步规范。作为生猪调出大省,为确保经济社会发展水平,产业转型升级进程需紧跟政策步伐调整。各地政府在构建养殖体系的同时,对于资金、土地的使用要统筹规划、合理布局,积极配套建立相关屠宰、深加工等下游企业,引进项目、资金,打造辽宁品牌,增加产品附加值,推动多产业协同高效发展。

  (三)充分利用金融工具,助力生猪养殖业可持续发展。构建信用信息数据库和“资金池”,增加养殖户小额贷款额度,特别是首贷、信用贷,逐步解决中小养殖户缺乏启动资金、贷款难的问题。因地制宜制定明确、合理的生猪保险费率、参保理赔流程,积极开展生猪养殖保险宣传,强化养殖户的风险意识,充分调动养殖户的参保积极性,让生猪保险有效发挥抵御风险的作用。通过生猪期货价格发现功能引导养殖企业合理制定生产经营计划,调整养殖规模,促进生猪存栏稳定;通过生猪期货风险管理功能为企业提供避险工具,降低价格波动风险,促进生猪市场平稳供应,实现生猪养殖业更加健康、可持续发展。

  (四)加强猪粮比预警,及时启动价格过度下跌政府储备调节机制。政府猪肉储备是重要民生商品储备体系的重要组成部分,是做好生猪和猪肉市场保供稳价工作的重要政策工具。近几年,在“猪周期”、非洲猪瘟疫情及新冠肺炎疫情叠加影响下,生猪产业正常运行受到严重冲击。各级政府要更好发挥政府作用,统筹兼顾生产与消费,加强猪粮比预警,合理把握时机和力度,运作规范的政府猪肉储备调节机制,合理平滑“猪周期”及突发公共事件带来的价格异常波动,提升政府市场调控能力,引导市场积极应对风险,保障生猪生产相对稳定、猪肉市场有效供给和价格总体平稳。